法甲

剑掀涛澜 第二十九章 惊鸿一现彩云惊

2020-02-14 21:27:1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剑掀涛澜 第二十九章 惊鸿一现彩云惊

凤蝶愣住了

,空地劈柴的苍月顿住了。

而彩云,瞳孔猛然一缩,浑身剧震!看向任缥缈的眼中,满是不可思议!

他,竟然能说话!是哑疾被医好了?亦或是他根本就不是哑巴!

念头在心中盘旋,在这一刻,任缥缈说什么对于她来说反倒其次了。

“我不是哑巴”,任缥缈清冽的目光,似乎能够直透人心,看穿了彩云心中所想。

“你,我,”彩云忽然有些语塞了,她竟然史无前例的不知道该说什么,或者说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惊讶,惊恐!

她忽然觉得,面前这张熟悉的面孔,竟然无比的陌生!

十几年的从不言语,是需要多么大的毅力与深沉,究竟,是怎样一个智多如妖的人,才能够从小忍住一言不发,才能够隐藏的如此之深!

就像一只潜藏无比深的捕猎者,用最深沉的等待和耐心,然后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时候,突然亮出爪牙!

彩云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看着眼前的面孔,她忽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,一种被人玩弄于执掌的悲伤。

“既然都知道了,你准备怎么做?”彩云抬起头,直视着任缥缈的眼睛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“苍月,动手吧”,任缥缈转身,对一侧的苍月命令道。

苍月握着斧头的手轻轻的颤了颤,面色有一瞬间的复杂,但却依旧坚定的走了过来,寒芒一闪,剑出鞘。

“苍月?”彩云微微一愣,显然没料到动手的会是苍月,她对苍月体内的封印再了解不过了。

“拔剑!”苍月抿抿嘴,话不多言,只是剑上多了一丝淡蓝色的光芒。

看到苍月剑上光芒,彩云眼神微微一诧,苍月,竟然能够习武了!而且最起码在四窍之上的实力!在自己离开的这三年中,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他能够解开封禁,重回武道!

不过显然,现在不是思索这个的时候,她面临这一场生死的战斗!

轻轻抽出三尺青锋,剑光如秋水,在四人眼中闪过。

没有多余的话语,没有多余的解释,有的,只是剑光中夹杂着的无奈。

彩云的剑,带着红色的剑芒,与苍月击在了一起,迸射出耀眼的光芒,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。

然后,身影瞬动,一者飘若龙云,一者快若惊鸿,剑芒交错之中,彼此之间互为心惊。

苍月的眼眸亮了起来,而彩云眼中则是意外。

苍月没想到,身为女子的彩云,竟然也会如此精妙的剑法,玄功也如此精深。

而彩云则很难想象苍月竟然恢复到了这个地步!这些年来,彩云自己早已经是五窍高手,停滞于此多年,窍穴充盈,可谓是五窍巅峰,然而却与苍月堪堪打了一个平手。

更让彩云心惊的,是苍月的剑招。

这种剑招,是她从未见过的,每一剑,都仿佛是压缩到了极致的速度,如风似电,如果不是自己家传的丹凤剑法同样精妙的话,恐怕在招式上,自己已经落入下风。

饶是如此,她亦是战的格外辛苦。

刺!挑!劈!苍月每一招每一式,都仿佛极尽简单一般,然而,就是这极简的剑招,却迸发出了令人心惊的剑意,彩云,渐渐落入了下风!

“剑华秋水!”一声娇喝!彩云在被一剑逼出三米之外后,决定换一种打法!一股剑气,从剑上泄出,携带刺骨寒意朝着苍月击去!

“一剑,无极!”苍月不为所动,心念起,剑芒动,一阵风,似乎凭空而起,吹动了凤蝶的发丝,然后,剑无极的身影已然如若瞬移一般的,出现在了彩云的面前!

“刺啦!”剑华秋水剑气激射在假山上,留下一道深深的剑印。

“啊!”凤蝶惊叫一声,苍月的剑尖,在距离彩云喉间毫厘之间顿住。

“为什么不动手!”彩云的剑,慢慢的垂了下来,似失魂落魄一般的看着面前苍月。

苍月抿抿嘴,手臂微微的颤了颤,他,第一次下不去手,或者说无法对当初救他的这个女子下手。

“剑,是用来杀人的,不是用来摆姿势的,既然下不了手,就别举着了”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,任缥缈羽扇轻摇的说道。

“你要亲自动手?”彩云扭头,看着任缥缈。

“吾从来不做这么没挑战的事,”任缥缈轻轻摇摇头。

“就算你不动手,我也活不了多久!”彩云眼中的悲哀一闪而过,当一个人,别人连杀她的兴趣都没有的时候,那么这个人无疑是悲哀的。

“活得久不久,不是你说了算,也不是乾元舞阳说了算”,任缥缈嘴角轻轻翘起。

彩云微微一愣,她有些看不懂任缥缈。

“你不是要杀我吗?”彩云开口。

“谁说要杀你?”任缥缈眉头一挑。

“你......”

“吾只是说动手,”任缥缈摇摇羽扇,脸上一副欠揍的表情。

彩云一时语塞,心头暗恼,这个任方,怎么说话这么惹人讨厌,倒是当初不言语的时候比较可爱些。

“你生命的延续,是你自己当初种的因所得的果,伏皇,一向以诚待人,人让我三分,我便还人一丈”,任缥缈的声音打断了彩云的思绪。

“当初所种的因?”彩云愣住了,然后,似乎想起了什么,看向任缥缈的目光猛然一惊。

“你都知道?!”

“吾当然知晓,如此低劣的毒,吾要是会上当,只怕没被毒死,都要羞愧撞死”,任缥缈嘴角微微翘起。

“好了,闲话不叙,该是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了,你是选择乾元舞阳,还是选择吾,神蛊伏皇,任缥缈”,任缥缈收敛笑容,看着彩云。

“任缥缈?”

“吾的名字,不叫任方”

彩云看着面前年轻的脸庞,那深如星空一般看不到底的眼眸,似乎藏着无尽的秘密和谋略,露出一丝苦笑:“我实在想不出,和你这样的人为敌,会是怎样一件恐怖的事,如果说以前我为你担心的话,那么现在,我该为公主担心了”。

“看来你已经做出了你的选择,”任缥缈嘴角露出一丝愉悦的笑容,手一抬,一张纸条飞到了彩云的面前。

“你的字,还算不错”

彩云接住纸条,打开,看到其中的字迹,露出一丝苦笑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“天下间,想要瞒过吾的事,只怕未曾有过”,任缥缈看着彩云。

耳边的声音,让彩云心绪复杂,眼前的这个少年,此刻竟然散发出一种天地万物于掌的霸气。

“没事的话,别傻站着了,凤蝶,和她去收拾下屋子,既然来了,就别走了”,任缥缈转身走进了书房。

一切,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,苍月嘴角带着难得的弧度,继续劈柴,而凤蝶,则露出了大大的笑容,走到了彩云的身边。

“彩云姐,你回来就好,”凤蝶自然的牵起彩玉的手,在从前的日子里,彩云,对她来说,就像是姐姐一般。

“回来就好吗?”彩云神色似乎有些飘远。

“看来,我不在的这段日子,你们有很多新的秘密呐!”彩云看着已经长成姑娘的凤蝶,感慨的说道。

“是有很多有趣的事,彩云姐我跟你说,你可不要招惹主人,他心眼可多了!而且,武功还很高!”凤蝶得意的点点头,似乎想到了什么,对彩云提醒道。

“凤蝶,你的声音我听得到!”屋里,传来了任缥缈的声音。

凤蝶吐了吐舌头,拉着彩云朝着一侧的偏房走去。

“武功高?有多高?”彩云却是被凤蝶勾动了好奇心。

“就是很高很高的那种!十个苍月也打不赢!”凤蝶略微思索了片刻,给出了一个模糊的答案。

“十个苍月也打不赢吗?”彩云喃喃自语的看向书房,她初步给了任缥缈一个定位,大概也许就是六窍高手吧?又或者是七窍?不可能,任缥缈才多大。

“凤蝶,你知道他为什么不说话吗?”

“我记得主人好像说过什么没有为自己的话承担结果的时候,说话没有意义”,凤蝶思索片刻,倒是记得牢。

“为自己的话承担结果吗?”彩云眼中思绪万千,看似简单的一句话,却是含义非常,人,能够为自己说的话承担的,能有几个?

分享到: